>
365体育彩票-365体育手机版-365在线体育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二章

- 编辑:365体育彩票 -

第十二章

游乐园? 谈锐司挑眉。 “没想大批,她竟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你这种人!”瞪着谈锐司的手机荧幕。毛浚堂笑得诡异。 谈锐司瞥他一眼,不置可否。 “真可爱!”毛浚堂很贱的伸舌头,“这么可爱的妹,鲜嫩可口!” “我还以为你喜欢美味多汁的。” “哎哟,阿司,你很A喔!” “嗤!你本性不就是这样吗?”谈锐司冷笑。 “怎样?我看你大概什么女人都不挑吧!” “我不会看错,这种妹的后劲很杀,你小心一点好。” “你眼睛有病,看到母狗也很杀。”谈锐司毫不留情吐他。 “太有自信,不是好事。”毛浚堂没怒。 “你布道啊?” 毛浚堂哼笑,“实在看不下去了,眼睁睁看这么可爱的妹妹受重伤,让我心痛,我看到时候就让我来安慰她好了!” 谈锐司冷眼。 “怎样?不讲话是反对?到那个时候你的目的已经达成,我想怎么做,应该跟你没关系吧?” “随便你。”谈锐司回答,没表情。 “你会去游乐园吧,阿司?”毛浚堂突然问。“当然。”毛浚堂撇嘴笑。“看来,五岁在云霄飞车上被吓哭的经验,你大概忘了。” 谈锐司脸色一变。 “小心喔,阿司,”毛浚堂笑得很坏。“怕得要命的时候,如果用力抱住她,可能会爱上人家喔!” 话说完,毛浚堂自己哈哈大笑。 谈锐司冷眼瞪他。 这家伙…… 不是中神经毒,大概就是脑残。 知道要到游乐园,不过谈锐司没想到,是夜间游乐园,而且游客还不少。 他戴墨镜站在游乐场门口的时候,玉娴笑得肚子痛。“晚上戴墨镜很瞎耶!”她还在笑。 “不戴也可以啊!”谈锐司没意见。“你不怕一进去就被追着跑,我就把眼镜拿下来。” “喔,那你还是装瞎好了。”她哈哈哈大声笑,肚子真的很痛。谈锐司瞪她看一会儿。“来这里做什么?”然后这样问。“当然是玩啊!” 他皱眉。“这里有什么好玩?” “很好玩地!你没来过吗?” 他摇头。 “切,很可怜耶你!”她忘情地拉起他的手,“这里我已经来过很多遍,票我已经买好了,走吧!你跟我进去吧!” 谈锐司被动地被拖着走。 一进到游乐园,玉娴的眼睛都亮了。 “我们来玩云霄飞车吧!”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时速九十公里向下俯冲,保证过瘾啦!” “是吗?”他喉头滚动,“那你一个人上去就可以了,我在这里等你。” “咦?为什么?” “我纯欣赏就好了。” “欣赏什么?”她不能理解,“这个很好玩耶!你为什么不去?” “嗯。”他哼一声,装酷。玉娴皱眉头,“那我们一起玩大魔神好了。” “什么是大魔神?” “就是自由落体——” “算了。”一听名字就知道要人命。 “为什么又不去?”她鬼叫:“到这里来就是要大家一起玩啊!你不去的话,我一个人玩很无聊耶!” “不会啊,反正我在下面等你没差。” “不行啦!买票进来,你什么都不玩很亏耶!” “我不喜欢太刺激的游戏。”他轻描淡写。 “是吗?”她眯大小眼问他:“喔……原来,你怕喔?”她露出牙齿。 “什么?谁怕?” “不怕?”她撇嘴嘲笑他,“不怕就跟我一起上啊!” 他瞪她好一会儿。 “怎样?”她故意斜眼睥睨他,“去不去啊?”谈锐司眯眼。“走啊!”玉娴偷笑,他大概很少被激,一被激就受不了。“走就走啊!怕你喔?”她走在前面。谈锐司瞪着她的背影,两腿固定在原地不动。 其实,小时候被云霄飞车吓哭的事,他一直记得很清楚…… “快来啊!”玉娴已经站在排队的地方招手。 握紧拳,他勉强移动僵直的双腿,往那个设计成怪物大嘴的入口走过去。 一趟云霄飞车坐下来,玉娴嗓子都快叫破了,整个亢奋得不得了。她回头对谈锐司说:“我们再去玩大魔神吧——”回头她才看到,谈锐司支着手站在一根路灯旁边,手指夹着拿下来的太阳眼睛,没有跟上来。 “你怎么啦?”玉娴上前问他。 “没、没事。”他答。 玉娴好奇地侧头……“你气色很差!”她惊叫。他脸色整个发青。“你,”看到他脸色这么差,玉娴有点紧张,“你还好吧?”他摇头,不敢开口,怕再开口就会吐。 “你要喝水吗?”玉娴大概猜到,是因为云霄飞车的关系。 现在想想,刚才他一声也没有叫出来,沉默有时候是因为极度恐惧……她记得书上有写,专家是这么说的。 他摇头,指一指旁边的花坛。 “喔,你先坐下来好了。”她扶他坐下。 谈锐司连喘气都不敢太用力。 他一定跟她犯冲! 不然为什么每一次换牌,都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帮我买一瓶矿泉水,我胃不太舒服。”他说。 “好,路口那里就有卖饮料的摊位,我马上去买。”玉娴立刻站起来。 “等一下。”他拉住她的手。 “嗯?”玉娴回头。 他抬头,握紧她的手,“不可以把我丢下来……”边冒冷汗边对她说。 “啊?”玉娴愣住。“怎么会——” “把我害成这样……你要负责哦!”他对她咧嘴笑,玉娴整个傻眼,脸孔却莫名其妙涨红。 “你在说什么啦?”甩开他的手,她对他鬼叫:“神经病!”然后就匆匆忙忙跑开,买矿泉水去了。 谈锐司眯起眼。 居然脸红? 他咧嘴,没想到她脸红的模样,竟然还满可爱的! “还好有你照顾我。”喝了口水,他总算稍微恢复正常,“你觉得好一点了吗?”玉娴也坐在花坛边。“嗯,”他点头,“大概没事了。” “那就好了!”听到他没事,玉娴总算放心,于是从塑料袋里拿出甜筒,剥开包装纸后,开心地舔起来,“喂!没我的份吗?”眼睛瞪着她手上的甜食,他问。“嗯?喔,有啊!”她从袋子里拿出剩下的甜筒,“咯,拿去,好吃的草莓喔!”谈锐司没表情。 见他没伸手接甜筒,她问:“怎么了?” “我不吃草莓。” “为什么?”她眨眨眼。“草莓很好吃啊!” “我要吃你的那个,巧克力。” 玉娴眼睛睁大,“可是,这个我吃过了,上面有我的口水耶!” “没关系。”他突然伸手抢过来,立刻舔一口。 玉娴眼睛瞪得快凸出来了。 “嗯,苦涩的滋味果然比较适合我。”他说,吃得津津有味。 玉娴默默剥开草莓口味的包装纸,懒得跟他计较,可是一想到自己吃过的东西他还吃得那么开心,总觉得怪怪的…… 他边舔甜筒,边用眼角余光瞄她,咧嘴诡笑。 “你对我真的很好。”他忽然说,甜筒已经整个干掉,正在舔他修长的手指。 “还好啦!”玉娴讪讪地答。 “刚才要不是你照顾我,我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我又没有特别照顾你,只是扶你坐下来休息,然后当小跑腿帮你买一瓶矿泉水而已啊!” “总之,”他吁口气,手指舔毕。“我要感谢你!”冲着她笑。 “不、不必了啦。”玉娴傻笑,“一点小事而已!” “这件事一点都不小。”他把英俊的脸孔凑到她面前。 玉娴仰身保持距离。 “从来没有人在我生日的时候,为我做这些事。” “真的没什么——” “我想要送你一份礼物,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玉娴傻眼,“什么都不用,真的。” “你知不知道,”他突然伸出手,把玉娴圈在一棵树和自己之间,“我的Fans最希望得到我送的,是什么礼物?” 玉娴已经退无可退,整个冒汗。“不知道……” 他咧嘴。“一个吻。”他说,“耶?”她瞪大眼睛。 “那么,”他压下去,“就给你一个吻吧——” “等一下!”玉娴大叫,情急下从他胳肢窝下面钻出来——谈锐司要笑不笑。 “你干嘛啊?!”逃到对面的玉娴吓得面无人色。 “嗯?送你一个礼物啊!”他笑。 “哪是礼物!”玉娴鬼叫,“送礼物也要看当事人想不想收好吗?何况是这种吓人的‘礼物’”! 谈锐司摇头,“啧啧,你每次这样说话,都很伤我。” 玉娴扭扭脖子,全身起鸡皮疙瘩。“你每次这样说话,我都觉得很肉麻!”她用力摩擦手臂,好像上面真的有一大堆鸡皮疙瘩。 “喂,”谈锐司撇撇嘴,“站那么远干嘛?过来啊!” 玉娴犹豫。 “保证不送你‘礼物’,可以吧?”他哼笑一声,“过来坐啊,站那么远怎么讲话?” 玉娴这才慢慢踏过去。“为什么约我到游乐园?”重新坐回他身边后,他忽然问她。“嗯?”玉娴回头看他。“今天,为什么突然约我到游乐园?”他再问一遍。 “因为,”玉娴说:“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他看她一会儿。“是啊!”然后答。 “因为你简讯上说,你生日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很寂寞,所以我就想,如果约你出来到人多的地方跟大家一起玩,这样你就不寂寞了。” 原来到游乐园是这个用意。他微笑。“那么,我要谢谢你的体贴了。” “不用了!”玉娴吓得站起来。 “坐下,”他抓住她的手,好像早知道她会有这个动作,“我不会再送你‘礼物’。” 她坐下,等他说下去。 “记得我们周六的晚餐吗?”他撇撇嘴。 玉娴点头。 “我一定,”他对她笑,“会给你一个特别的晚餐。” 特别的晚餐?玉娴突然有点紧张……从他嘴里说出“特别”两个字,让她有点害怕。谈锐司眸光闪了闪,然后拉她坐下,“好了,接下来,我们去水乐园那边玩好了。”“咦?你不是怕水吗?” “被你训练过几次,现在我不那么怕水了。”他说。 “真的?”她露出兴奋的表情,“其实我也很想去水乐园那边玩耶!” “那现在就过去吧!”他说。 “耶!”玉娴跳起来。 她像孩子一样的反应,把他吓一跳。 “嗤,真受不了你!”嘴里这么说,他嘴角不由自主的笑。 喜欢玩水的玉娴因为太开心了,主动拉起他的手。“那我们快点走吧!”拖着他往前走。 谈锐司任由她拖着走…… 不知道为什么,跟这家伙在一起,他也不由自主跟着笑了。 “哇!这里好棒喔!”看到惊人的水上设施,玉娴的眼睛都亮了!谈锐司不置可否,在他眼中看来,这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两人换好泳装,玉娴就拉着他到处玩,一开始谈锐司还很装酷,到最后,两人在海滩区玩起互相泼水的打水仗的游戏。 “你作弊!”玉娴惨叫,她被泼得披头散发,像疯女人。 “怎样?”他一个翻身泼水。下手毫不留情。 “啊!”玉娴鬼叫。“你怎么可以用连环泼攻击?” “谁说不行?只要臂力够就能干啊!”他得意洋洋秀肌肉。 玉娴厚一声。“好,你给我记住——”她反泼回去,像疯女人不顾形象。 没想到她攻击火力这么旺盛,谈锐司也使尽全力回击,一时水花齐飞,泳池里的人都离他们很远。 最后,两人累瘫在人工沙滩上,趴着喘息。 “钦,”玉娴气喘吁吁地对他说:“你好像真的不怕水了!” “嗯。”谈锐司咧着嘴仰躺在沙滩上,心情好到不行。 成为明星后他已经很久没这么疯过,痛痛快快的在公众海滩上打水仗。“可惜这里不能玩沙滩排球。” “嗯?你会玩排球喔?”玉娴趴在沙滩上好奇地问他。“嗯!”“那下次我们到海边去玩好了!”玉娴说。 他转头看她。“你在约我?” “咦?”她眨眨眼。“什么?” “你想在沙滩跟我约会?”他笑得有点坏。 “我哪有?!”她鬼叫,“是你说喜欢玩沙滩排球,我才问你要不要去玩的!” “那还是约我啊。”他咧开嘴。 玉娴脸孔整个涨红,“那又怎样?女生难道不能约男生去玩吗?” 他撇撇嘴,眯眼,“可以啊!我答应你。” 答应就答应,干嘛笑得那么奇怪?玉娴皱眉头。 “现在已经很晚,要不要回去了?”她换个话题。 “好吧!”他站起来,笑容可掬。“今天玩够了。” 玉娴也站起来,瞄了四周一眼。“那我们先把泳衣换下来,再到水乐园的门口集合好了。” “好。”他笑笑,跟她约定。约好后,玉娴就到更衣室换衣服。“喂,你发现没?刚才我好像看到阿司耶!”更衣室有女生在讲话,玉娴僵住,躲在角落换衣服的她,不由得拉长耳朵听她们在讲什么。 “哪个阿司?”另一个女生问。 “就是演‘黑社会’那个谈锐司啊!”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我很肯定那是他,因为我是他的FANS,绝对不会看错!” 玉娴想到,刚才打水仗的时候他的墨镜掉了,那个女生一定是那个时候认出来的。 更衣室的女生都在尖叫,然后七嘴八舌的问:“你在哪里看到他的?” “就在人工沙滩区那边啊,还有,我好像还看到他跟一个女生在一起——” 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停了。 玉娴的背脊突然发凉…… 赶紧套上T恤,她背着包包低着头,缩着脖子,匆匆经过那一群神色异样的女生旁边…… 走出更衣室后,她赶快拔腿就跑——

刚被谈锐司拖出活动中心,玉娴就把他的手甩掉,“你干嘛把我拖出来啊?” “刚才不是说了,请我喝饮料啊?” “那你用嘴巴说就好了,不要拉我的手嘛!”玉娴有点生气,因为谈锐司在学长面前乱拉她的手,要是学长误会他们两个有什么的话,那她怎么办? “游泳的时候,你不也拉我的手?”他说。 “那不一样,我是因为怕你沉下去,才拉你的手。” 两个人互相对瞪,玉娴一脸怒气,谈锐司没表情,“现在请我喝饮料,我就带你出去玩。”他突然冒出这一句。玉娴愣住,“去哪里玩?”咦?她好像不应该这么问…… “小倩的家。” “小倩的家?”玉娴眼睛瞪大,“那是什么地方?” 他撇嘴,“想知道?那就请我喝饮料啊!” 玉娴皱眉,“干嘛装神秘呀?” “到底要不要请客?”他看了眼手表,“我只有三十分钟可以陪你。” 玉娴瞪大眼睛鬼叫:“我又没有叫你陪我!” “少啰嗦,”他抓起她的手,“走吧!” “喂、喂——” 就这样,玉娴被他拉着,到学校附近一家她根本就消费不起、史叫“京畿”的高级料理店吃下午茶…… 一客下午茶要三千五百块台币,想当然玉娴这种“贫”民根本就负担不起,最后还是谈锐司买单。 于是,莫名其妙的,玉娴就从欠一摊变成欠他两摊! 晚上回到家,玉娴看到曼曼已经回家,立刻冲上去质问她:“我问你,你昨天一哪去了?怎么半夜十二点还没回家?!” “咦?那你又去哪里了?” “我?”玉娴眨巴眼,没想到曼曼会反问自己。 “对啊!你知道我半夜十二点还没回来,你自己也一定在外面鬼混到十二点才回家,否则你是十点钟就一定要爬上床鼾鼾睡的人,怎么会知道我十二点还没回家?” 玉娴一呆,“喔,对喔,算你聪明。”皱皱眉,她又觉得有点不太对。 “哎,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昨天晚上十二点还没回家,不要转移话题喔!” 曼曼扁扁嘴,“我帮一个朋友的忙,才会这么晚回来。”她含糊不清的解释。 “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啦!” “又是我不认识,每次你不想回答就这样说!” “那既然知道,就不要问那么多了嘛!” 玉娴瞪她,“好啦!可是你以后超过十点回来,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否则我会担心的!” “嗯。”曼曼若有所思地点头。 “对了,”玉娴转移话题,“我刚好想问你,如果送礼物给男生的话,要送什么比较好?”她问。 因为昨天晚上谈锐司送给她一件礼服,本来她想退还,可是他说衣服是为她量身订作的,就算退还也没有人能穿,所以她只好收下,现在那件礼服就挂在她的衣柜里。可是她想了又想,觉得基于礼貌,自己应该回送他一个礼物才对。 “男生?”曼曼皱眉问:“你问的这个男生,该不会是学生会长石竞常吧?” “啊?”玉娴眼睛瞪大,“不、不是啦!你怎么会问到他?!” “因为你每次提到男生,讨厌的除外,如果讲到好的都只有他啊!要送礼物的话,应该不会有别人了吧?”曼曼说。 “真、真的吗?有那么明显?”玉娴的声音弱了。 “嗯。”曼曼瞪着她点头,“真的很明显。” 玉娴跟她对瞪,脸孔涨红。 “可、可是,”咳了一声,玉娴反驳,“这一次不是学长啦——” “喔?”曼曼有点好奇了,“不是学长的,那是谁?” “呃,”玉娴顾左右而言他,“你不用管是谁啦,反正不是学长就对了!” “嗯,”曼曼点头,“不是学长就好,我也觉得你应该趁早转移目标比较好。” “你在说什么啊?”玉娴傻笑,“什么转移目标?” “因为我听说学长已经有女朋友了啊!” 玉娴愣住。 那一瞬间,她的笑容消失,整个人僵直…… “你、你刚才说,学长,他有女朋友……” “嗯,”曼曼浑然未觉地点头,“我听我们系上学姐说的,好像就是我们系上大四的学姐。” 玉娴脸色发白,“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呃,”曼曼想了一下,“好像姓温,喔,对了,我想起来了,堂姐告诉过我,这个学姐好像叫做温佩茹,跟学生会长石竞常是青梅竹马,他们念国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喔,对了,你刚才问我要送什么礼物给男生,我觉得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只要先想一想自己有什么长处,然后利用自己的长处来准备礼物,这样就最有诚意了……” 她的心从听到“温佩茹”三个字就已经开始绞痛。 到最后,她已经听不到曼曼的声音,只剩下一片嗡嗡声……,因为“温佩茹”学姐,也是学生会的干部之一,玉娴虽然只见过学姐两次,但是学姐的美丽和温柔却让她印象深刻…… 如果学长喜欢的人是温学姐的话,那她根本连一点胜算都没有! 你拍戏的的时候,我想做便当给你吃,如果你愿意接受,就回简讯给我,我会送便当到片场给你。收到手机留言,谈锐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撇嘴露出笑容。 他想了一下,然后回复简讯: 好呀!不过我要牛肉,不要猪肉,饭要多一点,菜要少一点,味道不要太咸,可以辣一点,最好饭后还有甜点,如果附上饮料就更好了。 打好后他把简讯发出。 喂,很啰嗦!我做什么就吃什么,有意见的话你不要吃也可以啊!看到回复内容,他低笑,然后迅速回复:是你自己说要做便当给我吃的,如果吃的人不满意,那你干嘛做?过了三分钟,回复才传过来:好啦!我知道了啦! 很明显不耐烦的口气。他忍住笑,继续打简讯:喔,对了,记得饭菜要热的,冷饭冷菜我可吃不惯。 这次过五分钟后回复才传过来:很烦哦!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可以了吗? 看到回复,谈锐司忍不住大笑—— 毛浚堂在旁边已经看了二十分钟,谈锐司竟然一个人对着手机一边玩一边笑,让他深深觉得不可思议…… “阿司,你还好吧?”他下巴都快掉了,因为这种举动太不像谈锐司了。 “嗯?”谈锐司抬头,“你还在喔?”嘴角还挂着笑容。 毛浚堂眯起眼,“你怪怪的喔,阿司。” “会吗?” “会啊!”毛浚堂点头。 “哪里怪?” “整个都很怪。” 谈锐司嗤一声,咧嘴离开吧台,走到沙发旁坐下。 毛浚堂跟过去,“喂,你刚才跟谁sent简讯?” 谈锐司看他一眼,“干嘛?” “没有啊,随便问问。” 谈锐司收起笑容,“你随便问问我干嘛回答?” “不答也可以啊,告诉我对方的手机号码,我自己打电话去问。” 谈锐司冷眼瞪他。 毛浚堂嘻皮笑脸。 两人对瞪了五秒,毛浚堂突然冒出一句:“该不会是阿玉妹妹吧?” “你说什么?谁?”谈锐司没表情。 毛浚堂撇起嘴,“啧啧啧,开始装傻,就代表有问题了。” “谁装傻?”谈锐司臭脸。 “你啊!”毛浚堂不怕死的直言。 “你烦不烦?!”谈锐司吼。 毛浚堂笑,“阿司,你恼羞成怒喔!” 谈锐司直接叫他:“滚开!” 毛浚堂非但没滚,还靠过去“好心”地提醒他:“是谁说要把人家妹妹迷得神魂颠倒,然后再甩掉她的?现在看来,这个邪恶的目标恐怕很难达到了。”他一脸惋惜。 “说够了没?”谈锐司瞪他。 毛浚堂笑得很乐,“阿司,你整个完蛋了喔!” “闭嘴。”他眯眼,冷冷地说。 “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阿南和阿东,噢,天呀,我真想立刻看到他们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 “闭嘴!”谈锐司的口气严厉一倍。 “最自恋的家伙竟然却动了凡心耶!到时候一定要开香槟庆祝才行——” “我叫你给我闭嘴!”谈锐司一拳挥过去。 毛浚堂接住他的拳头,早就有防备,笑容可掬,“看在你取悦我们的份上,这拳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喔!小司司。”他装可爱,很娘的说。 谈锐司冒汗,恶心得快吐,然后毫不留情地用力捶打假变性人—— 毛浚堂边躲边学女生尖叫。 “唉哟,小司司不要打我嘛,我是阿玉、我是阿玉啊……”还边嘴贱,边跑给谈锐司追。 谈锐司整个快气疯了!他一路追踹假变性人到三楼,直到对方“米米冒冒”为止。 为了回报谈锐司的礼物,玉娴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刚做好的便当送到拍戏的地方给他。总之,她就是觉得不要欠他,这样比较好,虽然这个人的要求真的很多而且不是普通啰嗦。 送便当之前,她已经跟他确认好地点,而且套过曼曼的口风,知道今天没有曼曼的戏,她才出发去送便当。 坐捷运去学校送便当的路上,玉娴一直在胡思乱想,她知道今天谈税司在学校附近拍戏,早上拍完两场戏,下午还要赶回棚内拍杂志封面,她觉得他的生活真是充实,还好他已经大四,否则怎么应付功课? 除了想这些乱七八糟、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玉娴还是在想乱七八糟的事,坐在车子里只有让自己不停的胡思乱想,才不会想起前几天曼曼跟她说的那件事——那一件,会让她心烦到得忧郁症的事。 “算了,以后也不可以再想学长的事,绝、对、不、可、以,知道了吗?蒋玉娴?”下捷运之前,她站在车门边严厉地警告自己,根本没注意旁边有多少人在瞪她。 到学校后,她在附近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谈锐司拍戏的地方。 没想到,今天现场的人竟然超多,看来学校的女生大概全都挤到这里来看谈锐司了。 “拜托,就算学校开运动会也没这么热闹好吗?那家伙简直就是公害。”玉娴穿过人潮一边努力挤到前面,一边喃喃自语,念念有词。 好不容易挤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她看到谈锐司正在拍戏,只好又挤出人群,左顾右盼,自行寻找谈锐司告诉她的那部车子……过了一会儿果然让她看到,附近有一辆香槟色的加长豪华休旅车,她想那应该就是谈锐司在电话里告诉她的保姆车。 看到车子,玉娴总算松口气,于是她朝车子走过去。 “学妹?”有人在背后喊她。 玉娴不必回头,就认出这个声音是谁…… “是你吗?学妹!”因为玉娴没有回头,所以石竞常主动走到她身边。 “学长。”玉娴的笑容很僵硬。 “你怎么也到这附近?”他沉下眼,直视她,“来看阿司拍戏吗?” “嗯、嗯……”玉娴把眼睛垂下来。 石竞常沉默了一下,然后对她说:“我记得附近有长椅,可不可以到那里坐一下,我有话想你说。” 玉娴没有回答,石竞常径自往长椅的方向走,玉娴只好跟上去。 走到长椅前,石竞常先坐下,玉娴犹豫了几秒才跟着坐下。 “你最近,好像跟阿司走得很近?”石竞常先问她。 “呃?”玉娴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回答:“会吗?” “嗯,”他点头,“我常看你到会办去找他,而且,你们的肢体动作很亲密!” “怎么会?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玉娴倏地抬头,立刻否认。 石竞常看了她一会儿,“真的吗?”他凝视她的眼睛,“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学长,我不懂你的意思。”她说。 石竞常抿抿嘴,“因为,之前阿司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很担心你。”他关心的眼神,让玉娴心里又重新烯起希望……但下一秒,她就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是吗?他说过什么?”她别开眼,黯然地问,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他说,”石竞常的声调低沉几分,“他在玩一个游戏,有结果就会告诉我。” “游戏?”玉娴回过头,眼神很困惑,“跟我有关系吗?” 石竞常的眼色略沉,“那天你曾经到会办找阿司,他刚好不在,你本来请我打电话找他,你记得这件事吗?” “嗯。”玉娴点头。 “其实,那天我有看到你手机里的简讯。” 玉娴脸色一变,突然紧张起来,那天他果然看到了! “很抱歉,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 “没关系……”玉娴垂下眼,心情突然有点复杂。 “那天在停车场,我遇见阿司,当时他把手机给我看,里面就是写给你的简讯内容我才知道,原来你手机里的简讯,是阿司发给你的。” “他为什么要把手机给你看?”玉娴抬头问他。 “因为……” “一直找不到人,我以为你还没到!”谈锐司突然出现在玉娴背后。 “原来两个人躲在这里,说悄悄话?” 突然看到他,玉娴愣了一下,石竞常脸色微变。 谈锐司的嘴角虽然挂了一抹笑,眼色却很冷,他走近两人并肩共坐的长椅,然后握住玉娴的肩膀,“你特地为我做的便当,带来了吗?” “喔,当然带来了!”玉娴拿出便当。 “拍了一个早上的戏,我现在好饿,能立刻吃到你亲手做的便当真好!到车上去吧,车上有冷气还有饮料。”说完这话,他故意看了一眼石竞常。 石竞常脸色僵硬。 玉娴看了石竞常一眼,“可是,学长的话还没有说完……” “有什么话到车上再说啊!”谈锐司回头直视石竞常,“阿竞,一起过来?嗯?”他开口邀请,眼神锐利,声调冷静。 石竞常眼色阴沉,“不了,我还要回会办,你们去就好了。” “是吗?”谈锐司撇撇嘴,“既然这样,就不勉强了。”两人对视片刻。 半晌后,石竞常站起来,低头对玉娴说:“学妹,我先走了。” “好,……”玉娴表情有点困惑。 听到玉娴回答,石竞常才转身走开。 “我们也走吧!”谈锐司拉住玉娴的手,把她从长椅上拉起来。 玉娴收回眼神,不再留恋石竞常的背影。 她跟着谈锐司走,眼神却显得有点忧郁…… 谈锐司走在旁边,其实一直在注意她的表情。石竞常离开后,她眼神立刻失去光彩,那黯淡的样子,突然让他有点不爽—— “喂,便当里面,饭菜还热的吗?”他突兀地回头问她。 “嗯?”玉娴回过神,“应该还是热的。” “如果凉了怎么办?” “不会吧!我特地用保温便当盒装的——” “如果饭菜不够热,那你就让我亲一下,当做补偿我好了。”他说。 玉娴眼睛瞪大,“你说什么?!”脸孔涨红。 “让我亲一下啊!” “才不要!”她叫。 “叫那么大声干嘛?”他掏耳朵,“我是因为怕你良心不安,才想出来的补偿,我也很牺牲地!” 她咬牙,“根本没人叫你牺牲好吗?” 谈锐司眯眼,“不然,就罚你每天做便当给我吃好了,两个选一个。” 玉娴睁大眼瞪着他,不敢相信。 “干嘛?别忘了?你还欠我两摊喔!” “我会还你的!”她用力皱眉,没见过男生那么爱计较。 “好啊!”他低笑,“那就每天做便当给我吃,当做是还利息。” “什么?还有利息喔?”玉娴脸都皱起来。 “对啊,干嘛?你想赖喔?” “我、我才没有!” “那就乖乖的,每天送便当来吧!”话说完,他得意地笑。 玉娴垮脸,死死地瞪着他高大的背影,嘴里喃喃咒念……她深深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土匪坑了! 欲知谈锐司与蒋玉娴活泼逗趣的爱情故事,请看《野猪妹,冠军!》。

本文由文学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