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体育彩票-365体育手机版-365在线体育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养个女儿做老婆2

- 编辑:365体育彩票 -

养个女儿做老婆2

路中华听安铁接起电话就道:“大哥,美人庐出事了你知道吗?” 安铁道:“知道,小路,你离润华商城近吗?我们在那的休闲吧见面说吧,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说。” 路中华也没深问,连忙道:“好,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安铁就让司机在润华商城停了下来,在五楼的休闲吧里要了一杯茶,等路中华过来。 这个时间,休闲吧里的人不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安铁又下意识地去摸烟,可发现这里是禁烟区,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看这茶,安铁又突然想起了吴雅,自从吴雅知道自己偏爱茶,每次与安铁见面吴雅就几乎都是用茶来招待,足可以证明,吴雅对人的真诚和用心。 吴雅昨天晚上跟自己说过,说自己对女人了解的不够,安铁现在有点懂了,每个女人都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你没有翻到最后一页,你就永远不会了解她,甚至,你即使翻到了最后一页,在封底上,还有一排藏着秘密的条码,只有你足够用心,才能打开她,读懂她。 路中华是带着小黑和吴军一起过来的,四人在角落里坐下之后,路中华便问:“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只听说美人庐死了一个人,你认识?” 安铁神色黯然地看了一眼路中华,道:“是吴雅!” 安铁说完之后,路中华等三人都有些意外,路中华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吴雅?怎么会?” 安铁深吸一口气,有些困难地说:“没错,她是在美人庐被人杀的,我刚从现场回来,否则我也不会相信,因为昨晚在去你那之前我就一直呆在她那。” 三人听了,都沉默了半晌,然后路中华道:“吴军,这个吴雅,我之前让你留意过,你觉得她有可能是被谁杀的?” 吴军皱了一下眉头,顿了顿,说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包括安哥之前给我们一些信息,我觉得吴雅十有八九是支画干的,她们一直在明争暗斗,我估计是吴雅抓住了支画的要害,所以支画才痛下杀手。” 吴军的分析固然有道理,可安铁此时的情绪很乱,再说这个地方人多,也不适合在这里说得过多,于是便道:“小路,吴雅的死说明情况有了很大转变,以前吴雅在,咱们对画舫的信息能掌握得挺多,可现在吴雅不在了…唉,现在徐波和宋铁成,这二人现在最可能直接给我们制造事端。” 路中华沉吟着点点头,道:“大哥,我知道,可是我现在有些担心你的安全,要不这样吧,我派两个人在暗中保护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安铁想了想,摆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多注意点就行,倒是你该小心点,上次你在机场遇袭的事情现在来看,恐怕也不单纯,现在什么都在变化之中。” 安铁说完这话,小黑在那拍拍胸脯,道:“大哥,这个你放心,华哥规在的安全肯定没问题。” 安铁点点头,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安铁拿起电话,是个陌生号码,按起来一听,一个很刻板而严肃的陌生声音道:“是安铁安先生吗?” 安铁道:“我是安铁,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道:“我是刑警队的,吴雅女士你认识吧?” 安铁一听是刑警队,有点一头雾水,警察怎么找到自己这了? “认识,是我的一个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件。”安铁如实答道。 “那好,请来一趟中山分局,帮助我们协助调查。”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职来的刻板与毋庸置疑。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道:“好,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路中华等三人一起看着安铁,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似的,只听路中华问道:“大哥,怎么回事?” 安铁站起身,沉声道:“是公安局,让我协助调查,我现在过去一趟。” 路中华一听,着急地站起来,道:“大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干嘛让你去协助调查啊?” 其实安铁的心里现在也没谱,想必昨晚自己在吴雅那里的事情警方已经知道,这很客易查到,吴雅住的公寓自己做过登记,大堂里还有监视器,而且电信通讯记录也可以查到自己与吴雅的联系,所以自己的来去时间现在警方肯定已经掌握,自己被调查这是必然的事情。 可问题是,就怕有心人制造点什么证据或者事件,使自己成为最大嫌疑对象,那事情就不妙了。 想是这么想的,可安铁不想让路中华他们跟着自己操心,便道:“放心吧,没事,估计也就是录一下口供之类的,有事我随时跟你们打电话,你们忙你们的。” 安铁打了一辆车来到公安分局,找到调查吴雅案件的办公室,看到秦枫也在那,好像口供已经录完了,正准备离开。 秦枫看到安铁先是一愣,然后走到安铁身边,道:“他们也叫你来啦?你放心,吴雅今天上午还好好的,这一点很多人都能证明,警察也就是随便问一下,我先走了,电话联系。” 秦枫匆匆跟安铁说了两句话就走了,很快,就有一位警察带着安铁到一张办公桌旁开始问话。 也许是五年前对这里很熟悉的缘故,安铁坐在那心里倒也没多大不安,掏出一根烟,问道:“抽烟介意吧?” 那个警察笑了一下,道:“设事,你抽吧,我们就了解一下情况,通过我们查死者的通话记录以及她所在公寓的记录和录像,我们发现安先生昨天大半个晚上几乎都在死者家里,请你如安回答你在死者家中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发现死者的异常,还有就是期间她跟什么人联系过,可以吗?” 安铁把昨晚的详细情况跟警方说了一下,然后问道:“警察同志,请问吴雅怎么致死的?”安铁虽然在休息室看到吴雅满身是血,却不知道吴雅是死于枪伤还是刀伤,只看到胸口的血特别多。 而且根据吴雅面容安详没有挣扎的迹象,凶手肯定是一击致命,所以,不是专业的杀手做不到这点。 警察飞快地记录完安铁提供的情况,然后顿了一下,道:“这个目前还不清楚,法医正在给尸体解剖,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安铁一听到解剖二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坐在那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正想再问点关于吴雅案件的情况时,那个录口供的民警道:“安先生,请您在您的口供上签个字,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不过,这几天我们还会随时请你过来了解情况,请最好不要出国或者去外地,以方便我们的调查。” 安铁点了一下头,在那份口供上签下名字,然后便离开了公安局。 安铁从公安局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路中华和小黑他们居然在门口等着自己,这三人显然是尾随自己而来,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此时路中华一脸焦急地站在车旁边抽烟。 众人看见安铁出来,脸色稍霁,连忙迎了上来,路中华道:“大哥,没事吧?” 安铁道:“没事,走吧。” 众人上车以后,路中华又问了一下安铁的情况,然后决定一起到路中华的酒店去吃饭,提到吃饭安铁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起来到现在什么东西也没吃过,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可安铁一点也没感觉到饿,反而肚子里发涨,浑身像散了架一样。 安铁最后并没有跟着路中华回去,而是让路中华把自己在中途放了下来。 哪知安铁还没下车,就收到了秦枫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安铁,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你出未了,你明天去一趟那个小渔村的别墅,注意点,去的时候别被人盯上,有事我们当面再谈。” 安铁看完这条信息,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又是一沉,既然支画可以致吴雅于死地,那么秦枫呢?看秦枫今天的态度,似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就是说,秦枫现在又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 路中华见安铁看完短信之后就在那发愣,问道:“大哥,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看来是大家都快被搞神经了,一点风吹草动就开始警觉起来,安铁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低头对路中华道:“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有事即时联系就行。” 路中华道:“嗯,大哥,那你也万事小心,要是用人直接找吴军就行。” 看着路中华的车子离开,安铁站在人行道上有种晕眩之感,观察了一下这里所在的位置,安铁发现这里居然离过客酒吧很近,于是,安铁很自然地便想到了白飞飞。

安铁接起秦枫的电话,秦枫在电话里说要约安铁见个面,知道秦枫在这个当口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安铁赶紧就应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安铁对路中华道:“小路,我有事先出去一趟,安心养伤。” 路中华对安铁笑了笑,说:“行!大哥注意一点,有事随时联系,哦,对了,最近可能事情挺多的,大哥要是有需要用人什么的,就跟吴军直接说,我已经交代下去了。” 安铁点点头,离开了路中华的病房,在安铁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吴军正有些焦急地等电梯,吴军一见安铁下来,愣了一下,然后道:“安哥,刚下来啊?大勇没事吧?” 安铁道:“没什么事,现在去吃饭了,你上去吧,小路一个人在病房呢,对了,我觉得医院不安全,你们最好劝小路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养伤,省得这里出出入入的不方便。” 吴军点点头,说:“好的,这事我跟华哥商量,那安哥,我上去了啊。” 安铁摆摆手,吴军很快就进了电梯,看得出,吴军这么着急找路中华肯定也不止是看孙大勇这么简单,安铁站在那看着电梯不断变换的红色字母,又抬头看了一眼电梯间的白炽灯,叹了口气,奔着与秦枫约好的咖啡厅赶去。 去赴秦枫的约时,安铁没有开车,是打车过去的,现在与秦枫的接触恐怕也要小心之极,因为从上次见面秦枫的小心谨慎,安铁就看得出秦枫的动向以及变化是画舫内部人极为关注的事情。 咖啡厅在希望广场附近,是一个相对偏僻一点的位置,名字叫咖啡语茶,安铁进去的时候,一层几乎没什么人,秦枫说她在二楼等安铁,所以安铁就直奔着二楼走了上去。 上楼以后,安铁看到秦枫坐在一处靠落地玻璃的位置上,穿着一条紫葡萄色的吊带裙子,雪白的皮肤在有些昏暗的咖啡厅里格外晃眼,秦枫的肩膀较宽,是个衣服架子,虽然秦枫是属于丰满的那一类型,但穿起衣服来却还是透着一股骨感的美,尤其是秦枫的锁骨,非常性感。 安铁坐到秦枫对面以后,秦枫对安铁笑了笑,然后给安铁倒了一杯茶,安铁有些意外地看看端到自己面前的那杯茶,笑笑说:“怎么?你也改喝茶了?” 秦枫笑了一下,看看安铁,道:“我才发觉,偶尔喝茶也不错,” 安铁喝了一口茶,然后很快点了一根烟,说道:“是啊,茶这个东西是不错,你要是喝咖啡不加糖和奶就是苦味,喝咖啡特有的香味,可是你加了之后又觉得香味没那么醇厚了,而茶却不一样,什么心态就是什么味道,各有不同,需要耐心去慢慢地品味。” 秦枫含笑看着安铁说完,然后端起茶杯仔细端详了一下,道:“安铁,你真是比以前成熟多了,快成研究人生的老学究了。” 安铁轻叹一声,笑道:“呵呵,我随便胡诌的,对了,你找我是不是有事啊?” 秦枫一听,收起脸上的笑意,缓缓说道:“是啊,我是想提醒你一下,最近最好不要插手吴雅和支画之间的事,你也看到了,这两人现在斗得你死我活的,所以,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好。” 安铁顿了一下,说:“这个我清楚,你怎么看现在二人的局势?这也跟你有直接关系。” 秦枫眯起眼睛想了想,然后轻松地对安铁笑笑,说:“你知道,按照我的性格,是不会受别人摆布的,吴雅呢,有点太急躁了,她不应该低估支画的实力,你看现在闹出的这些事情,其实对她来说是很不利的,依我看,支画最近该有行动了。”秦枫不由得皱起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哦?这么说,如果要是合作你比较倾向于支画?”安铁试探性地问。 “怎么会,支画的控制欲很强,你没听我说吗,我不想听人摆布,所以我还是独善其身好了。”说着,秦枫抬头看看安铁,又道:“你呢?你似乎跟吴雅和柳如月走得很近吧?” 秦枫这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意思,看安铁的眼神你也极为复杂,可秦枫眼睛里的东西闪得太快,安铁根本捉不住秦枫在想些什么。 “是啊,她们都算是我的朋友,没想到你们都成了画舫的人,看来生活真是太戏剧化了。”安铁淡淡地说。 “戏剧化?的确,在此之前,我才不会知道什么画舫之类的东西,可现在我却是画舫的成员,在为画舫做事,而且似乎感觉还不错,你说有没有意思?”秦枫若有所思地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安铁说。 “你刚才说吴雅太急躁,难道说支画很看重王贵,或者王贵背后的那个集团?”安铁不由得问道。秦枫冷笑了一声,道:“支画怎么会在乎王贵,在支画眼里,只有可利用的人和敌人,没有其他的,所以,王贵对于支画来说就是放在掌心里的一只蚂蚁,随时都可以把这只蚂蚁捏死,可能这回她也是在拿王贵试探着什么吧。” “吴雅也并非是没有的头脑的人,她这次是莽撞了吗?这回可是挑明了向支画宣战。”安铁想从秦枫的角度了解一下吴雅和支画这二人的动向,毕竟秦枫是旁观者清,看问题会客观很多。 “我也不太清楚吴雅为什么这次做得这么明显,我想可能是吴雅掌握了支画的痛处,想在支画反扑的时候来个致命一击吧。”秦枫一边琢磨着一边说道。 安铁听了秦枫的话,又想起吴雅跟自己说话的语气和那种势在必得的样了,心里也觉得秦枫的这个分析很靠谱,便道:“希望如此吧,说起来吴雅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秦枫听了安铁这句话,没吭气,只是静静地喝了一口茶眼睛看着楼梯的方向,一时间,二人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便静静地坐在那,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过了一会,秦枫开口道:“嗯,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事即时跟我联系吧。” 安铁点点头,道:“好吧,咱们一起走,我最近也是事情不断,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你也要当心点,你们算是一条船上的人,现在是这二人在斗法,如果一个没有战斗力了,你肯定首当其冲。” 安铁提醒了秦枫这一点。 秦枫轻声笑了一下,道:“嗯,我明白,看来你看画舫看得很透彻啊。”说完,秦枫站起身,率先往楼下走去。 安铁和秦枫一起走出咖啡厅,看到秦枫的车就在门口停着,便想等秦枫走了自己再打车走,谁知刚走到秦枫车子旁边的时候,就看到车的另一边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安铁和秦枫一起抬头一眼,那人居然是李薇。 李薇见到秦枫和安铁在一起,眼睛里再次闪烁着愤怒的光,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的很,绕到安铁和秦枫身边,声音娇柔地说:“这不是安大哥和秦姐嘛,看来我们三个还真是有缘分,在哪都能见到。” 秦枫每次看到李薇,脸上的表情都极其不耐,甚至都有点抓狂的意思,安铁不太清楚秦枫与李薇现在有没有联系,但可以感觉到李薇就像是拨动秦枫神经的针一样,每次出现都使秦枫非常不舒服。 “是挺巧的,不过这样的巧合太多了也没意思,你说对吧,李薇?”秦枫几乎是咬着牙在说了。 “秦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我还会跟踪你不成,或者你怕我跟踪安大哥。”李薇故作可怜兮兮地说道。 安铁对李薇现在也是越来越反感,这个李薇现在给人感觉带着一股邪气,总觉得她哪里不太正常,虽然她以前也不正常,可为人处事还在合情合理的范畴之内,难道跟王贵在一起也传染了王贵的变态? “李薇啊,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的话就说吧,我们都在赶时间。”安铁沉声说道。 李薇目光犀利地看了一眼安铁,看得安铁脊背一凉,从李薇的眼神里,安铁看到了一丝怨毒的光,带着浓浓的恨意,像是找人报仇的女鬼似的,使人不由得感到阴风阵阵。 “安大哥,我还真是像你说的,找秦姐谈谈,所以,你要是忙,就请你先走吧。”李薇笑眯眯地说着。 “找我谈谈?似乎我没什么话要跟你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秦枫说这话的时候看的是安铁,随即,打开车门快速发动车子,箭一样开了出去。 李薇没想到秦枫会这么快地离开,使劲咬着嘴唇,如果安铁没看错,嘴唇已经被她自己咬破了,沾着鲜血的嘴唇像是带着魔咒一样,安铁嗅到了空气里似乎多了几分腥味。 李薇看着秦枫车子远去的影子发呆,眼圈红红的,眼睛像要冒火了似的,可里面又多了几分黯然。 在安铁看来,秦枫有点夺路而逃的意思,不过现在的李薇的确有点让人忍不住烦躁,她就像一个幽灵,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躲在暗处观察着你,时不时地出来吓唬你,闹得你不安生,这样的人怎么能不让人烦躁?! 安铁本以为秦枫走了。李薇会继续纠缠自己,没想到,李薇只是对着安铁冷笑了一下,然后就匆匆打车走了。 看着李薇这样神情古怪地离去,安铁的脑子立刻产生了一个想法,于是,也拦了一辆出租车,悄悄跟上了李薇,这只是一时的冲动,安铁上了车也没搞清楚自己跟踪李薇到底为什么,总感觉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搞得安铁都紧张兮兮的。 车子开了一会,方向是一直奔着郊区,安铁心想这么跟下去来回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便给张生打了一个电话,嘱咐张生去画廊接瞳瞳,送瞳瞳回家,等安铁挂断电话,往车窗外面一看,李薇的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安铁异常熟悉的地方。 没错,就是那个小渔村里的套院旁,意识到这一点,安铁立刻想起了那个诡异黄昏,不由得冒了一头冷汗。

本文由文学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养个女儿做老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