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体育彩票-365体育手机版-365在线体育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亚马逊(Amazon)水晶室女

- 编辑:365体育彩票 -

亚马逊(Amazon)水晶室女

希亚露出一个倔强的甚至有一点点儿时顽皮的笑容:“队长,那边的事情就全权托付给你了。至于我我为什么要听一个老乌龟的命令?” 坍塌,好像巨大的水晶剧院轰然炸裂的感觉。 走在盘根错节的雨林中的兰戈忽然一怔。 置换身体之后,她一直在努力克服新身体的排异反应,但是此时此刻,灵魂已经完全地占据了身体那是可怕的痛苦失落,仿佛生命最亲密的一部分离体而去。 “星云祭司!”兰戈浑然不觉藤蔓和尖刺扎破了皮肤,像一根倒塌的乔木,无力地依靠在一棵大树上,眼前一片血红。 血红,那是人类新鲜血液的颜色,是交织着生命和死亡炽烈到苍冷的颜色。 兰戈从来没有想过会在有生之年如此频繁地目睹死亡。在过去那些甜美的好时光里,每一位转世往生的亚马逊人都是散尽收藏,大宴宾客,带着一生的成就,高高兴兴地走完最后一段路。她一百六十岁那年进入元老会,两百零七岁成为战士首领。那个时候,整个王国都在举行庆典智慧神力武力辅政三巨头归位,特拉洛克女王持重英明,整个国家欣欣向荣,甚至到了没有政令可以发布只能用逸闻趣事满足民众好奇心的地步…… 然而,那样的回忆真的好像一个梦,数百年的和平甚至七千年的繁荣都比不了近十年经历的刻骨铭心。面对变故和侵略,每个人都是新手,但是她们不能慌乱,只能在公众面前扮演老练沉稳的领导者,而在无人处面对自己恐惧焦虑的内心人的内心是多么神奇的所在!好像王国的水晶剧院一样,在滔滔奔流的应酬社交之下,藏着冰冷坚固的岩石和钢铁;这坚硬的外壳里又藏着整个世界朋友欢笑,骨肉相关;而繁荣的王国正中,还有一座神圣透明不可侵犯的祭坛,那里有最真实的过去,最诚挚的情感,最遥远的梦想。那里坦然揭露善和恶,唯有谎言无处隐藏在无数不合时宜的时候,那水晶射出万道光芒记得你自己! 呵……自己!星云祭司不知出了什么事,不知是否还活在冥河之上;苏歌拉娜引导者生死未卜,还在敌人的军营中等待救援;而自己,义无反顾地进入敌人的身体,马上就要进行自己最不耻的事情…… 兰戈掩面。 她想要哭泣,但是没有泪水;她想要抽噎,但是梅迪纳那带着西班牙口音的嗓音让她厌恶她们为了希亚的意志牺牲了自我,希亚女王为了亚马逊全体公民的权益牺牲了自我,但是,亚马逊人又是为什么牺牲自我的呢?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传承吧?没有人,没有人肯承认自己不过是天神的玩笑和牺牲品。 想到这里,兰戈的手又渐渐变得有力这一切总是值得的,一切牺牲都好过在歌舞升平里懦弱地死去。雨林为证,亚马逊河为证,大西洋为证在命运袭来的时候,我和我年轻莽撞的陛下,我盲从冲动的人民一起选择了抵抗!或许这抵抗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但是没有关系,大河之魂将记载星空下一切有着自由意志并为之抗争终生的灵魂。 好了,到了。一只吼猴拽着青藤掠过,眼前一片开阔,是令人心头一震的白骨长城。 兰戈将露水打湿的金发捋到耳后,大步走了进去。 飕 一个牙齿早已掉落的骷髅飞过她的耳鬓,兰戈伸手接住,语气威严:“谁在那里?” “陛下?”几个手持腿骨正在喧闹的冥灵惊呆了,一起跪了下来。 精锐兵团早已被梅迪纳和红分别带走,留守的死灵们多日无事,玩起自创的挥棒击球游戏,但任谁也想不到,梅迪纳居然又神出鬼没地现身了。 “陛下,”留守魔鬼之城的卡卡队长闻讯赶来,激动不已,“已经解决了亚马逊人?” 兰戈摇头。 卡卡疑惑:“那么,是要我们出征?” 兰戈笑了,梅迪纳都有些什么手下啊,三句不离烧杀抢掠。她极力做高深状:“用不着你们。” “我明白了……”一丝人鬼神三界共有的暧昧笑容浮上了白骨的脸,“塞壬和公主殿下一切都好。” 塞壬这孩子,嫁人六年居然沦落到被直呼其名的地步……兰戈又是鄙夷,又是心疼:“带她们来见我。” 卡卡抬起头,明显有了警觉:“陛下,结界是您亲手设下的,我们从来都不敢出现在公主殿下面前怎么,您忘记啦?” 兰戈一边威严地点头:“很好,果然是忠心的队长”,一边暗自惊慌。她倒不怕在这里动手,但是她的力量根本打不开梅迪纳设下的结界。如此一来,夺取人质扰乱梅迪纳神智的计划当然就不可能实现。更要命的是,梅迪纳设下的还是一个隐形结界,天知道藏在什么鬼地方。卡卡明显已经开始怀疑,只是不敢开口罢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手轻轻拉了拉她的足踝。 兰戈低头。 寸草不生的魔鬼城里,有一点儿小小的嫩绿色,像一个路标,指向远方。目光随着路标延伸向远方,又有一点儿绿意绽放那是大地狡黠的笑容,有着孩子般的顽皮。 接着,兰戈就听见塞壬美妙的歌喉了。 在冥灵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兰戈稍微一犹豫,大步走入了结界之中有人在帮助她。 “爸爸!”一个女童的高音伴着肉乎乎的小身体撞进兰戈怀里,塞壬在不远处凝望着她。 “梅迪纳,亚马逊……还好吗?” “还好吧,应该都活着。怎么,塞壬,你失去对本族人的心灵感应了吗?” “你在说什么?梅迪纳,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从来不相信你会舍弃了女儿,你回来了,这真好……等一等,你……” 塞壬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到惊喜,但慢慢觉出不对了。 “梅迪纳”看着女儿的目光,居然是前所未有的凶戾阴狠那是恨,那是不知多少岁月才能积累的恨意。 塞壬立即反应过来多么熟悉的灵魂和心灵,简直还带着亚马逊河底泥沙的气息!她冲过去想要拉过女儿,但是希阿拉被“梅迪纳”一把抱起,搂在怀里。 塞壬惊呼:“你想要干什么?你是谁?” “连我是谁都感觉不出了么……塞壬,你真的变成一个彻底懦弱的女人了。”兰戈的右手在孩子细嫩的咽喉游走,寻觅下手的地方,没想到希阿拉“哈”地笑出声来,扭动着屁股,“痒痒,爸爸,痒痒。” 这样的依恋让兰戈有些吃惊,那小女孩死死缠在自己身上,居然是说不出的高兴开心她从生下来就没有真正接触过父亲的肉体,而此刻,带着汗臭味的男子汉气息,让这个小姑娘有了从未感受过的安全感。 两个大人两两相望,母亲几乎要崩溃,但潜入的刽子手也下不了手灵魂的母性和肉身的父性被同时激发,如果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天使不是梅迪纳的女儿,兰戈或许真的会爱上她。 “我知道了,又是希亚的命令。”塞壬看出了兰戈的犹豫,上前一步,低头道,“首领,孩子没有罪,你放过她吧。” 兰戈的神色却忽然冷倨起来:“希亚?你居然直呼陛下的名字” 塞壬继续低头道:“无论在什么情形下,一个连幼女都要暗杀的人,也不会比梅迪纳高贵到哪儿去吧?” 兰戈被激怒了。好一句轻飘飘的“无论在什么情形下”,在眼前这个女人的心里,整个王国的生死存亡竟比不上女儿的一颦一笑来得重要,兰戈缓缓地道:“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塞壬,真遗憾在亚马逊灭亡之前还要看到你说真的,我以你为耻。” 希阿拉拍着手笑:“嘻嘻,妈妈,爸爸以你为耻哦。”她大声附和,兴高采烈,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的存在。 对梅迪纳的愤怒迅速占据了上风,兰戈抱着小孩儿扭头就走。可是她立刻浑身一颤,立在当场结界居然又闭合了,她竟然忘了那个悄悄帮助她打开结界的人。恐怕,他一直在身边倾听这场对话吧。 能够打开梅迪纳结界的人兰戈抱紧了她小小的战利品,轻声问:“是你,索利芒斯?” 她并不确定索利芒斯的倾向,但她决定争取:“索利芒斯,你在这里?既然你出现在魔鬼城,我相信你是有自己判断的。帮帮我们!大祭司已经死了,引导者恐怕也活不下来,希亚她快要撑不住了……索利芒斯,一旦亚马逊人灭国,下一步必然会轮到你们啊。” 索利芒斯的声音从大地深处传来:“放下孩子,你出去吧……兰戈,你令我失望呢。”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进来?”功亏一篑的挫败感,兰戈仍不肯放下希阿拉,这是梅迪纳唯一的软肋。 “为什么呢?或许是以为你和塞壬见面后,会有更合适的解决方案吧。兰戈,对于你来说,牺牲一个孩子好过牺牲整个国家,但对于我来说,生命之所以宝贵,是因为不能用数量来衡量希阿拉仅仅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这重身份,比梅迪纳的女儿更重要。” 兰戈轻轻放下了希阿拉。很好,既然有更强大的力量全力阻止,那么,她也不必做这么违心的事了。她长出一口气:“让我出去吧,我要回去和我的族人们一起战斗了再会,塞壬。” “等……等一等。”塞壬的眼里有冒险的光芒在闪烁,这眼神让兰戈想要拒绝,但还是停住了迈出结界的脚步。 塞壬抱起希阿拉,轻声道:“希阿拉,妈妈的小可爱,你愿意和爸爸在一起吗?” “愿意愿意!”希阿拉拍手叫。 “那么好吧,”塞壬抬起头,直视兰戈,但却在对索利芒斯说话,“索利芒斯,我感激你的照顾,但是请你打开结界,我要带我的女儿去找他父亲。” 一阵青烟闪过,索利芒斯惊愕的神情出现在大家面前:“塞壬,你在说什么?” 这个星球最美丽的歌者,神态忧伤又寂寞,但眼神坚定,淡淡地吐露了决心。 她被驱逐被利用,但是她的族人也在被残杀被羞辱,这里面的公平与否,恐怕直至生命的尽头也不可能说清楚了吧……塞壬微笑,她很想抱抱索利芒斯,这个幼年的伙伴。于是她那么做了,她拥抱着索利芒斯,如同拥抱着自己的过去:“抱歉,我早就变成人了……索利芒斯,我不能再用精灵族的规则判断世界。我听斐迪南说过,在他们的世界里,人类,是有原罪的。” 小希阿拉吮着手指,歪着头,看着妈妈和漂亮叔叔抱在一起。她想了想,走上去,抓住兰戈的小指头摇了摇:“抱抱,爸爸,抱抱。” 结界忽然打破了,结界之中的场景在一众白骨死灵们的面前消失了,那片刻的记忆如此强烈,以至于此后的若干年间,游荡在雨林中的死灵们还念念不忘,口口相传与其说那是美丽的风景,不如说那是几个鲜艳明亮的大色块雨季刚刚结束时那种蓝得能滴下水的天空,天空下是一片明绿色的草地,野花正中,是一座所有孩子们都会梦想的宫殿。 但在来得及惊叹之前,一切又都不见了,宫殿像是热水里的冰山一样飞速融化,而后草地如同颜料般渗进荒凉的土地里。天空叮咚叮咚,发出水晶破碎般的声音,随后被吸入黑色天际,只有偶尔挣扎了几次的十字,闪烁如星。 “冥王陛下又在展示他的神力了。” “少废话,陛下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玩球,玩球,轮到我了。唉,人死不能复生,真是令人沮丧的事情啊。” “不是这个,这个没有哨声不好玩咦?那个钻孔的头呢?” 骨骼相击的清脆声又一次响在魔鬼城的上空。 几乎与此同时,结界破灭的瞬间,冲击力穿透雨林和岩层,让举手凝结气场的梅迪纳忽然变了脸色。 希阿拉! 此时,亚马逊王国铜城广场之上,暗色的血已经和凝固的铜汁连在了一起,地面是一道一道的淡褐色。大片的刮痕,纵深的灵气印记,以及和铜汁凝固在一起的碎骨和毛发都触目惊心,与未被损毁的典雅整齐的天神咒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巨大的六芒星阵已经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三万人的中型法阵。法阵之外,亚马逊战士殊死搏斗,而她们搏斗的对象已经基本上是自己同胞的亡灵和骨骸。 梅迪纳远远站在战场的最边缘,控制着一批又一批亡灵从尸骸堆中站起,摸索着武器,匆匆忙忙地投入战斗。 他不用担心,星云祭司不是希亚,仅仅凭借这个老女人的攻击力,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和冥王战斗,本来就是和自身的死亡斗争。 可是……他的眼神还是有些微的疲倦了。真孤单啊,连自己的肉身都是亚马逊的女人,那些追随自己的人呢?他们去了哪儿? 说起来,星云祭司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在刚开始战斗的时候,梅迪纳一样用烧熔的铜汁作为扰乱对方阵形的工具,但星云祭司任凭长发烧灼,居然寸步不动。 这多少令梅迪纳愤怒,他不信可以令希亚举步,却动不了这个根本不善击技的女人。他以黑色飓风进行反关节旋绕,终于逼迫星云祭司后退了一步这一步,使六芒星的一角失去了光芒,在亡灵的反扑之下,葬送了五万人的生命。 但是,星云祭司几乎用最快的速度又结成了一个中型六芒星阵,并且毫不犹豫地盘膝坐在几乎红亮的烙铜之上。 一阵白雾伴着焦煳味升起,而祭司手中的水晶球骤然发出万道柔和的水波。水晶光芒一闪而过,星云祭司的全身变成了通明纯白的石身。 炙热的铜冷却下来,无数水珠凝结在四壁和穹顶,晶莹似露珠。 女祭司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献祭给了大河之魂,牢牢地恪守着六芒星阵的中心。 这样顽强的抵抗啊,连梅迪纳都肃然起敬。 但是,结界爆裂的感应还是摧动了他体内最后一丝戾气。 “希阿拉”梅迪纳嘴形动了动,在喉咙里呜咽一声。 星云祭司知道,他接下来必定会施展出极其可怕的招数,也在瞬间把星阵的力量提升到极点纯白色的晶石光泽漫布姑娘们全身,接下来,就是整个星阵的石化。 一个要用冥河的力量淹没这片王国之地。 一个要用十三万人的生命换取永远的安宁。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缕阳光照在了水晶剧院的菱形尖顶上。 阳光!七千年来,阳光第一次照进了亚马逊王国。 从来没有人知道水晶剧院的尖顶究竟有多高,只能看见无限拔升的一个点没进岩石的黑暗中。但是现在,阳光照进来了,被这个巨大的六面体折射,显得水晶剧院玲珑剔透,不可方物。而整个广场乃至大半个国度,都洒满了七色的彩虹之光,在地面上,在铜壁的水珠上,在战士的矛尖上闪烁不定,流光飞舞。 “祭司。”满身伤痕长发凌乱的希亚握着一支箭,走出剧院大门,灵力凝成的水晶立即成为七彩之光最绚烂的焦点。 “陛下。”女祭司脸上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她想要转头看一看希亚,但脖颈已经僵硬了,微笑凝结在脸上她已成为一座水晶雕塑,大地便是她的基座。 希亚安静地看了祭司一眼,她的声音沉默庄严:“全体亚马逊人,水晶集结。” 水晶集结,那是王国迎立新任女王时所进行的最高典礼。女王加冕之后,全体公民进入水晶广场,目送女王走上祭坛,与天神完成对话,然后登上权力的巅峰。希亚就任女王时局势动荡,再加上诸神已经死亡,竟然没有进行这一仪式。 亲卫队长大声请示:“陛下,广场及剧院最多只能容纳五十一万四千人。”五十一万四千,曾经是王国必定维护的人数,但这些年来希亚催化了所有的生命种子,战士后勤加上孩子们,人数已经超过了七十万。 希亚弯弓搭箭,水晶长箭化作一道彩虹,直奔剧院尖顶:“请年老者留下孩子们不会记得太多的苦难,她们醒来时,会对那个新的世界欢笑……” 梅迪纳想要拦截,却发觉整个水晶剧院已经变成了灵力的实体,并且缓缓升起。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淡蓝色的光圈,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海蓝色的半球。 希亚第二箭射出:“请伤残者留下就让我们为这个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让我们的孩子们和亲人们忘记这一切,那将是我们能给她们的最好礼物。” 第二批亚马逊人无声地退到希亚身后,希亚射出最后一箭:“请和我一样不愿沉睡的人留下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抓紧时间打个赌,看看我和梅迪纳谁笑到最后。” 亲卫队长大惊:“陛下!沉香龟说……” 希亚露出一个倔强的甚至有一点点儿时顽皮的笑容:“队长,那边的事情就全权托付给你了。至于我我为什么要听一个老乌龟的命令?” 三支箭射入水晶剧院之中,彩虹光芒闪过,居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一阵轰隆隆的雷鸣声后,水晶剧院在半空中粉碎,像是夜空中无数流星碰撞,飞舞,旋转……地面开始倾斜晃动,水晶纪念碑上,“灵魂是创始的声音”一行字迹缓缓沉入蓝色光晕里。 头顶在震动,地面在震动,万千年的玄武岩大块大块地断裂,铜壁被压弯,旋即折断。所有的天神禁咒一起发出金光,随后被充斥整个空间的水晶碎片折射成七彩光芒。这是当年天神创世力量的最后一次使用,王国塌陷了。 那海蓝色的光球渐渐消失,带着五十一万四千名亚马逊年轻人,进入了另外一个遥远的沉睡的世界。 亚特兰蒂斯之门,卢巴安塔姆之门,以及冥界之门的封印一起消失了。只是,卢巴安塔姆之门旋即又被巨石封堵,所有人都被冥河不可抗拒的吸力一起带入了幽冥世界。 在她们之上,亚马逊河正上演着一幕万载难逢的壮阔景色河床整个塌陷了,地球上最宽阔的大河变成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瀑布。急流带动巨石,巨石又在更激烈的撞击中变成齑粉。河底的淤泥沙砾,以及地下的黑土被抛出,又轰隆隆地坠入瀑布中,形成了一个可怕的地狱黑洞。河流两岸的雨林植被迅速被吞下半截,巨树小山在洪流中如同水草,漩涡甚至将周遭的河床又削下一层,露出岩石来而王国坍塌处的下游,亚马逊河的伟大主干道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断流,片刻之后就是反流,遥远的大西洋海水带着更多的泥沙,填充进这个战争导致的巨大空洞。 “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墨黑的低空亮起一个照亮苍穹的球形闪电,一道雪亮锐利的光芒冲进河床的黑洞之中,好像……有什么人,一起跳了进去。 这可怕的地动天摇并没有在地球上留下什么踪迹,如同亿万年前那个还没有存在文明的时代一样……在第三个雨季来临的时候,河床完全恢复了原状,只有心有余悸的水生动物和目睹了这一切的森林精灵,还在某个有月光的大会上追忆当年的胜景。

长矛准确无误地落在靶子上,一枝,两枝,三枝。 希亚想,我做错了吗?我真的做错了吗? 如果我错了,那么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如果我没错,那么,我答应过不让塞壬受到伤害,一切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兰戈走过来,纠正她的手势:“希亚,你进步很快,来,不仅要用手臂,你的身子,手臂,手指都要和长矛处在一条线上,这一才能把力道发挥到最大。” 希亚苦笑着放下长矛:“兰戈首领,对不起,我今天心不在焉。” 兰戈看看她:“因为塞壬?” 希亚点了点头。 兰戈说:“希亚,你想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希亚用力点头。 兰戈接着说:“希亚,你是个好孩子,聪明善良直率,但是你不是个好公主更不是一个优秀的领袖。你仔细想想,你的子民很复杂,你的敌人更加复杂,可是你一直在用最简单最冲动的方式去处理,对于一个王国的接班人来说,这是大错特错。” 希亚轻轻“啊”了一声。 兰戈严肃地望着她:“希亚,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等待你长大了,你要领导你的王国和子民,就必须首先了解这个国家的运作,懂得民众们的心理,我知道这一切很艰难,但是你必须一点点地改变,学会分析,有所权衡,找出道路,让她们凝聚起来而不是抱怨她们如何令你失望。冲动不是美德,尤其我们这种位置的人来说。” 希亚说:“是……我明白。” 兰戈笑了笑:“希亚,我对你有信心,总有一天你会是一个优秀的女王,就像我对亚马逊有信心一样。” 希亚本来要说“是”,但还是脱口而出:“那么,统领您对塞壬有信心吗?” 兰戈无奈:“希亚,我们有时候要懂得顾全大局。” 希亚想了又想,还是摇头:“对不起……统领,我还是坚持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应该被牺牲的,如果塞壬没有错,如果塞壬受到了外人的伤害,我们就必须保护她信任她。” 兰戈想说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统领,公主殿下。”一名队长上前报告:“塞壬来了,她说要加入亚马逊女战士的军团。” “什么?”希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塞壬?那个有着全国最优美身姿的女人?成为战士可是要割去右Rx房的啊!她当年是如何耻笑这个陈腐的制度的,可是今天…… 塞壬远远地站在一角,挺直脊梁,看着兰戈。 希亚顿时就明白了,塞壬要的,是一个信任,一个对于亚马逊人身份的肯定。 希亚紧张地看着兰戈,用很小的声音说:“统领,塞壬只是血里有一丁点的红色,她是我们的姐妹,是吧?” 兰戈面无表情:“塞壬,考虑清楚的话去做身体检测,右边第三间屋。” 塞壬的眼里露出欢喜的光芒,这是她回到王国第一次如此的开心。 她转身就向右边的军团体检室跑去,腰肢微微扭动,极是轻快。 希亚左右看看没人,突然踮起脚尖在兰戈面颊上亲了一下:“谢谢你兰戈姐姐——我去陪她!” 兰戈看着塞壬和希亚一前一后的身影,摸了摸脸颊,也笑了。 战士的体检主要做的是体格测试,包括力量和灵敏度,这些测试并不严格,因为几乎每一个亚马逊人都天生有战斗的潜质。 “心脏良好……精神力稍有不足……唔,柔韧很好,协调也很好,肌肉力量也不错……来转身孩子。” 希亚紧张兮兮,半张着嘴巴等着大石头落地。 检查的女人忽然顿住了。 塞壬急问:“我……没什么问题吧?” 检察官神色很是严竣:“等等,孩子过来,我们做个详细点的检查。” 兰戈不知何时跟了进来,拍了拍希亚肩头:“怎么回事?” 希亚默默摇头:“不知道……希望没有问题才好。” 兰戈对着检察官略扬了扬下巴:“说,怎么了?” 检察官脸色铁青:“统领大人……我建议塞壬去一次王宫,请那些高明的医生再为她诊断一次。” 希亚和塞壬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塞壬脸上一点生气和活泼褪得干干净净,她淡淡说:“您还是直接告诉我一切吧,我,怎么了?” 检察官惶恐地回避着塞壬的目光,向着兰戈说:“大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塞壬她怀孕了。”她鼓起勇气接着说:“而且,很有可能是——人类的怀胎,您明白吗?就是说那个婴儿将不受控制,在她腹内长大,我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最好还是再确诊一下。” 兰戈长长叹息:“天神啊……可怜的孩子……” 塞壬最后一点坚强被耗尽了,她目光呆滞,嘴唇哆嗦,颤抖着伸出手,想抓住什么,然后一头栽倒下去。 精灵族与人类的最大区别,就是精神体可以脱离肉体独立存在并成长。亚马逊女人怀孕之后,会产下一粒类似于卵的小生命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发光的小水泡,那些小生命被放在生之圣殿的生命之水中,慢慢滋养,直到有一个亚马逊人死去,才会被允许真正的“出生”。这样的生命法则,不仅能够免除母亲的痛苦,维系种族人口的守恒,更重要的是,婴儿在成为人形之前会拥有独立的灵魂体,并汲取足够的力量,虽然在此后的数百年间她们无法摆脱唯一的肉体,不能象树精一样随意改变形态,但是当她们选择死亡的时候,依然可以拥有自由意志并转生。 同理,生命之水是神的礼物,是昔年考特利秋女王和天神盟约的产物之一,在生命之水中长大的亚马逊人,本来是不可能与人结合并且受孕的。 如果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亚马逊人和神的盟约已经在某个时刻变更了。 塞壬实在不想醒过来,可是,她不得不醒过来。 特拉洛克女王,希亚公主,兰戈统领,星云大祭司,苏歌拉娜引导者……王国的核心层几乎全部在等着她睁开眼睛。 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塞壬无助地抬头,却发现女王的眼睛里有惊恐! 女王酝酿良久,问:“塞壬,你和那个梅迪纳怎么样我不想过问,可是现在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你好好回忆一下,有没有吃过动物或者植物的尸体?” 塞壬眼含泪花,拼命摇头。 女王实在不忍逼问,但还是硬着头皮:“你确定?” 塞壬哽咽:“陛下,我发誓。” 苏歌拉娜忽然想起什么,抓住塞壬的肩头:“塞壬,那么你有没有喝过那些禁忌的东西?譬如,人类的酒?” 塞壬脸色骤然惨白,如五雷轰顶,她忽然抓住自己的喉咙干呕起来:“泉水!” 那一刻……那一刻……梅迪纳的眼睛满是诱惑的神色,声音轻柔地说——“泉水,最快乐的泉水,可以带我们去天国,来吧,就一口……” 那个所谓来自梅迪纳家乡的泉水!那比女人的红唇还要鲜艳的泉水!就是在那一杯泉水之后,一切发生了! 苏歌拉娜和女王面面相觑:“看来是没错的了。” 塞壬疯狂地呕吐,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她抽泣着喘息着,却又狂笑起来:“哈!泉水!带我去天国的泉水——” 可是,女王她们的脸上有了更深沉的悲哀,女王看看星云祭司:“祭司,是这样的吗?” 星云大祭司点点头:“陛下,已经开始了,再也阻止不了——正如神谕所说,考特利秋女王和天神订下的盟约……已经结束了。”她费尽力气吐出最后的一个词,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一个无比漫长和美好的时代,在一个诱惑中结束了。那个女人疯狂的痛楚,只不过是山顶开始滑落的一块小小石头,而这块石头是终将引起一场山崩地裂的,无可逆转。 “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倒是拥有最好的证据说服元老会了。”女王沉吟。 “不——不要!”塞壬惊恐地乞求。 “塞壬,你好好休息吧。”女王无视她的抗拒:“希亚,还站着干什么?我们走。” 苏歌拉娜暗地里拉了一把惊慌不知所措的希亚,又对塞壬说:“塞壬,不要责怪陛下无情——听我说,我在人类社会生活过数百年的时间,可能对于这一类的事情了解更多一些,我劝你,放弃这个孩子,不然你可能无法继续在王国生存下去。” 塞壬这才发现,更大的痛苦还在等待着她,她哀求:“引导者……你们要赶我走?” 苏歌拉娜无奈:“不是我们要赶走你,而是随着孩子的生长,你的身体会慢慢彻底变成人类的血肉之躯,那个时候……你无法再适应水族精灵的生活,也无法在地底生存,你别无选择,只有放弃它。” 塞壬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腹部:“不……这是谋杀!” 苏歌拉娜没有反驳,“塞壬,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明白,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宽容的地步——放弃这个孩子,你至少保留不纯的亚马逊之血。不要把自己放到整个王国的对立面,仔细想想吧。”说着,她拉着希亚:“快些,女王她们要等急了。” 希亚快步赶上苏歌拉娜:“引导者,我们这样逼塞壬,是不是太残忍了?” 苏歌拉娜不动声色:“她如果非要成为人类的话,那她就会明白,在人类社会里的任何一个国家,她的行为已经足够处死了。” 失去天神庇护的爆炸性新证据,再加上女王和三大领袖的强硬立场,元老会终于勉强通过了关于组建临时军部的决议,兰戈统领毫无争议地成为军部领袖,统一部署亚马逊王国的国家防卫事宜,为了保证先期工作的顺利进行,兰戈邀请了女王,苏歌拉娜和星云祭司共同参与事务,并授权希亚负责征兵及宣传普及工作,如此形成了五人绝对领导核心。兰戈将在三个月内完善临时军部的各项功能,训练战士并形成成编制的军队,并在三个月后吸取其他各届代表,组成正式军部。无论临时军部还是将来的正式军部,一律向元老院负责,各项决议必须通过审批,但是军部拥有“三日优先权”,也就是拥有在紧急情况下不通过元老院逮捕,戒严和征调的权力,而这个期限不得超过三天。 在此之前,亚马逊一直是一个唾弃暴力无视国防的王国,三大非政府领袖中,兰戈也一直是最不为人重视的一个;但在此之后,一切格局都将不同。公民对这项决议的争论是非常激烈的,绝大多数人认为,亚马逊王国拥有数千尺地下岩层的屏障,数倍于人类的生理优势,即使失去了天神的庇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军部的组建未免有些多此一举。 一个古典音乐家甚至公开表示,如果真的有人类危害亚马逊,大不了几十年不晒太阳,留在王国开心娱乐,等侵略者老去死去也就可以了。 面对着公民的指责和质疑,临时军部必须尽快证明自己的存在重要性,不然在三个月后,可能面临夭折的危险境地。 “来,希亚。”兰戈递去一管沾着银粉的笔,面前是一片薄薄的玄武岩,上面写着《亚马逊王国第一次征兵令》,女王和三大首领的名字赫然在目。 好重的一管笔……希亚凝望许久,写上自己的名字,她知道,希亚这个名字从此将和这个国家息息相关了。 “紧张?”兰戈安慰她:“公主,轻松些。” 希亚轻松不起来:“我怀疑大家的响应程度。” “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做。”兰戈问:“希亚,你认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希亚想了想:“我们的寿命比人类长,不需要食物的补记,又有地宫屏障,这是事实。但是梅迪纳他们不是普通的土著人,如果象塞壬说的,他们对亚马逊颇有野心,那或许会有我们想不到的手段。可是目前我们对那些人的了解太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在干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对我们了解多少……统领,我想上去一趟,第一是看看那些人的实力,第二是检查一下出入口有没有被攻破的可能——” 兰戈笑嘻嘻地打断:“第三是去见见索利芒斯,是不是?” 希亚急了:“这个时候统领您还开玩笑!” 兰戈笑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你和索利芒斯可以好好谈谈,他是精灵族的人,也是人类部落的领袖,将来真有风吹草动,是少不了他的事情的。我们要了解我们的敌人,也要去了解我们的朋友,是不是?” 希亚明白:“是的。” 兰戈想想又说:“还有……你多留心点塞壬。” 希亚用力点了下头:“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放心好了。” “我不是……”兰戈统领话到了嘴边,但还是什么也没说,看着年轻的公主大步走开,去处理接踵而来的一大堆事情。 唉!兰戈叹了口气,她无奈地嘀咕——希亚公主怕是还不知道塞壬的决定吧?她已经明确答复陛下,决定要那个孩子了……

本文由365体育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亚马逊(Amazon)水晶室女